你的位置:首页 > 耀世丹圣

耀世丹圣

2019-11-13

耀世丹圣独家报道:  杨逸急道:“现在还卖什么关子,你倒是快说啊!”  张勇拿过了卫星电话,然后他拨了出去,很快,张勇就急声道:“出什么事了?”  一首MASS,庄严而肃穆,很适合在战斗的时候用。  张勇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托姆勒都死了,就算完成了任务也拿不到钱了,这个任务就此结束,我们没事了。”  杨逸一把将声音关小后,大声道:“怎么停下了?”  有的时候,敌人不追了也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你不知道敌人放弃追击的原因是什么,往好处想是敌人的车突然集体没油了,或者是集体抽疯全部死翘翘了。  车上的几个人一时间都面面相觑,因为他们谁也想不到敌人有什么理由不追了,更想不到他们有什么理由撤走。  有的时候,敌人不追了也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你不知道敌人放弃追击的原因是什么,往好处想是敌人的车突然集体没油了,或者是集体抽疯全部死翘翘了。  张勇愣了一下,道:“任务取消?不可能啊,哪有这样取消任务的,除非是任务发布方确认任务已经彻底完成才会宣告结束任务,难道是真有人完成了任务还通过了验证?”  张勇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懊恼的道:“五千万没了,飞了!”  当然以上的可能全都不存在,那么往坏处想就更加令人恐惧了,比如前面有一支更加厉害的佣兵团在堵截,又或者敌人觉得这么追不是办法,干脆用个直升机发射导弹什么的呢。  张勇也没说什么,他在杨逸开口之前已经打开了车上的音响,正在找蓝牙连接萧苒的手机。  有的时候,敌人不追了也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你不知道敌人放弃追击的原因是什么,往好处想是敌人的车突然集体没油了,或者是集体抽疯全部死翘翘了。  敌人追的时候要逃命,敌人不追了就应该抓紧时间赶快逃命,但是,张勇和杨逸却一致认为搞清楚敌人为什么停下更加要紧。  杨逸松开了刹车,让汽车缓慢往前行驶的时候,一脸不解的道:“搞不懂,真的搞不懂了,勇哥,你能再问问吗?是不是任务取消了?”  张勇愣了一下,道:“任务取消?不可能啊,哪有这样取消任务的,除非是任务发布方确认任务已经彻底完成才会宣告结束任务,难道是真有人完成了任务还通过了验证?”  杨逸紧张的道:“那我们得抓紧时间了,万一替代托姆勒的人很快就找到了,那岂不是新的任务很快就会发布。”

耀世丹圣独家报道:  杨逸怒道:“被打岔,到底怎么了?”  车上的几个人一时间都面面相觑,因为他们谁也想不到敌人有什么理由不追了,更想不到他们有什么理由撤走。  当然以上的可能全都不存在,那么往坏处想就更加令人恐惧了,比如前面有一支更加厉害的佣兵团在堵截,又或者敌人觉得这么追不是办法,干脆用个直升机发射导弹什么的呢。  杨逸愣了一下,道:“托姆勒,就是托姆勒公司的开创者,他死了所以我们就没事了?”  杨逸慢慢的把车停了下来,用非常缓慢的速度把车开出了灰尘笼罩的地方,然后车上的几个人都朝着四周使劲儿的张望。  敌人追的时候要逃命,敌人不追了就应该抓紧时间赶快逃命,但是,张勇和杨逸却一致认为搞清楚敌人为什么停下更加要紧。  杨逸精神一振,道:“我不知道啊,没人告诉我,勇哥,用这个电话打。”  杨逸一把将声音关小后,大声道:“怎么停下了?”  杨逸精神一振,道:“我不知道啊,没人告诉我,勇哥,用这个电话打。”  萧苒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但她随即道:“没有信号。”  萧苒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但她随即道:“没有信号。”  萧苒也是恹恹的道:“没错,敌人都离开了。”  杨逸摇头道:“我怎么知道,这都是猜的嘛,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往前开?还是跟上刚才的敌人去看看?”  张勇也没说什么,他在杨逸开口之前已经打开了车上的音响,正在找蓝牙连接萧苒的手机。  杨逸拿出了卫星电话,卫星电话肯定是有信号的,但是他担心会泄露自己的号码,所以有些犹豫是不是该让张勇用他的卫星电话给认识的佣兵经济人打个电话。  张勇很聪明,他用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来询问,如果对方反问什么出了什么事,那就再编个合理的谎话来掩饰,如果对方直接把变故解释清楚那当然最好。  张勇拿过了卫星电话,然后他拨了出去,很快,张勇就急声道:“出什么事了?”

耀世丹圣独家报道:  往坏处那么一想,却觉得各种可能都有了。  张勇一脸好奇的道:“知道追不上所以不追了?不太可能,那就是前面有更大的危险等着我们?”  萧苒大吼道:“来吧!我还能再战!来吧!”  张勇一脸好奇的道:“知道追不上所以不追了?不太可能,那就是前面有更大的危险等着我们?”  张勇很聪明,他用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来询问,如果对方反问什么出了什么事,那就再编个合理的谎话来掩饰,如果对方直接把变故解释清楚那当然最好。  张勇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懊恼的道:“五千万没了,飞了!”  萧苒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但她随即道:“没有信号。”  张勇对着杨逸大吼道:“这口号听起来像是游戏里的。”  张勇摇头道:“你不懂,托姆勒是灵魂人物,就算他手下用的员工再多又怎么样,没用的,他死了托姆勒公司也就完了,那些大人物可以经托姆勒的手完成一次委托,托姆勒一死,他手下那些人连上家是谁都不知道,还完成个屁的交易啊。”  很快,张勇就极是惊讶的道:“敌人都退走了,他们调头走了!”  这次张勇听到了,他把头伸出去看了看,而杨逸在看过反光镜后,发现一直紧追不舍的车队好像确实停下了。  张勇点头道:“没错,我们没事了,除非那些想杀波尔的人另外找了一个可以替代托姆勒发布任务的人,然后重新发布了一次任务,否则的话我们就没事了,没人会继续追杀我们。”  张勇也没说什么,他在杨逸开口之前已经打开了车上的音响,正在找蓝牙连接萧苒的手机。  杨逸怒道:“被打岔,到底怎么了?”  萧苒大吼道:“来吧!我还能再战!来吧!”  这次张勇听到了,他把头伸出去看了看,而杨逸在看过反光镜后,发现一直紧追不舍的车队好像确实停下了。  萧苒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但她随即道:“没有信号。”